石油设备

盗窃两卷墙布后被保安人员发现是未遂还是既遂

  国网天津信通公司:海光寺数据中心正式建成投入运行,隽某在某酒店从事电梯安装工作,某日工作中发现一堆室内装潢材料,遂将其中两卷墙布(经鉴定,价格为5200元)盗走并藏匿于某酒店楼顶处,事后隽某来到该酒店欲将两卷墙布放入其随身携带的背包中并带走,在离开该酒店途中被保安人员发现并当场抓获。

  第一种意见认为:隽某构成盗窃罪的既遂。从《刑法》条文规定来看。盗窃罪,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秘密窃取公私财物,数额较大,或者多次盗窃、入户盗窃、携带凶器盗窃、扒窃公私财物的行为。按照我国刑法基本理论,盗窃罪未遂是指行为人已经着手实行盗窃犯罪,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犯罪未完成形态。而盗窃罪既遂则是指行为人客观上完成盗窃犯罪,且主观上实现了盗窃犯罪意图的犯罪完成形态。本案中隽某在工作过程中顺手牵羊,将两卷墙布偷走并将其藏匿于该酒店楼顶处。主观上实现了盗窃的意图、客观上已完成了盗窃的行为。并排除被害人即酒店方对被盗财物的控制,已经属于既遂形态。至于后来回到酒店用事先带好的背包将被盗物品(两卷墙布)放入背包中带离现场属于对被盗物品的处置,属于事后行为,虽然被保安发现,但不影响犯罪形态的改变。

  第二种意见认为:隽某构成盗窃罪(未遂)。刑法理论通说以失控说较为普遍,即盗窃行为已经使被害人丧失对财物的实际控制时,就是既遂,因为盗窃作为侵财型犯罪之一,是典型的侵犯财产所有权的犯罪,对财产所有权的损害结果就是表现为财物在所有人、保管人、持有人的控制之下因被盗窃而脱离其实际控制,即从对客体的损害着手,以财物的所有人、保管人或者持有人失去对财物的控制作为普通盗窃罪的一般标准,这也是盗窃作为结果犯的应有之义。

  笔者认为,在认定盗窃罪的既遂与未遂时,必须考虑财物性质、形状、体积大小、被害人对财物的占有状态、行为人的窃取样态等进行综合判断,如在商店行窃,就体积很小的财物(如戒指、项链)而言,行为人将该财物夹在腋下、放入口袋、藏入怀中就足以致使被害人对该财物失去控制,即是既遂;但对于体积较大的财物(如彩电、洗衣机)而言,一般而言,(如冰箱)而言,一般只有将该财物搬出商店,才能认定为既遂。就本案而言,隽某在偷得两卷墙布后将其藏匿于该酒店的楼顶处,之后又回到该酒店,用随身携带的背包将墙布放入背包中,将墙布带走。在离开酒店途中被酒店保安发现,应属于盗窃未遂形态。

  就被盗的两卷墙布而言,虽然被隽某藏匿于该酒店楼顶,综合酒店管理方、墙布的体积等因素,被害人酒店方并未实际丧失对其的控制,仍在其可控范围内的,其实际上还是处于酒店方控制之下,属于其财产,至于后来将其放入背包中将其带离酒店,仍然处于其同一个犯意支配之下的连续行为,并不是犯罪既遂实施终了之后的处置行为。

  隽某之所以想用背包将两卷墙布带离酒店,是想实际排除酒店方的控制占有,归其自己所有。在主观上非法占有该墙布的犯意之下,客观上想转移该财物的占有,结果被保安发现,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,故宜认定为盗窃罪(未遂)118图库